1. 首页 娱乐新闻 女性生活 时尚新闻 大咖名流 金融新闻 教育新闻 汽车资讯 星声星语 热透新闻 体育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生活 > 内容

乌克兰一部人类苦难百科全书
发布日期:2022-06-11 14:48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基辅罗斯的传统,可以说让今天的乌克兰与俄罗斯是同根同源,但后来俄罗斯帝国称霸欧陆,乌克兰却一直被外族侵占,四分五裂。

  到了二十世纪,民族意识崛起成为欧陆国家的主流,乌克兰的民族意识崛起虽然缓慢,却也紧紧跟上了趟,而此时此刻,无尽的苦难也随之而来。

  西乌克兰处于哈布斯堡奥匈帝国的统治之下,东乌克兰则在沙皇俄国的控制之下。1914年,萨拉热窝的那声枪响,拉开了战争的序幕,号角与炮火,也将这个国度撕扯成了两半。

  加利西亚,这片土地,成为了奥匈与沙俄短兵相接的战场,而乌克兰东西两部的人,跟随着宗主国,向着对方的阵地,发起冲锋,倾泻炮弹,乌克兰一时间成为炮火纷飞的土壤。

  1918年,刚刚成立的苏维埃俄国与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将东欧的大片土地拱手让给同盟国,这让德国有了干涉乌克兰的机会,从此,德国意志的民族主义乃至后来的纳粹思想,在乌克兰找到了温床。

  一战结束以后,由于协约国的胜利,《布列斯特和约》废除,苏俄势力重新进入乌克兰。先前被奥匈帝国统治的捷克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国纷纷掀起独立狂潮,乌克兰的民族意识也在进一步加深。

  但是,此时的乌克兰成为了遗忘之地,即使是凡尔赛会议上,美国时任总统威尔逊提出的“民族自决”原则也没有适用于乌克兰。

  在战后的领土划分上,波兰也占领了乌克兰的一部分土地,再加上俄国反对苏维埃的白匪军也将乌克兰作为自己的“大本营”,这片土地上局势愈发复杂,一点火星,便可点爆整个火药桶,乌克兰并没有随着世界大战的结束而变得太平。

  随着白匪军被击退和苏俄新经济政策的推行,乌克兰的局势,好转了一些,农业生产、小商铺,租赁企业都有了恢复,经济一度恢复到了战前水平,乌克兰语和极度乌克兰民族特色的文化艺术也在这片土地上愈演愈烈。但是,苏联当局并没有放任乌克兰的民族意识自由发展,而是派“契卡”去大肆搜捕当地的异见人士。

  随着列宁的病逝,斯大林成为了苏联的最高领导人。斯大林认为落后的苏联必须实行工业化,便在1928年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乌克兰成为了工业化建设的中心。

  乌克兰在斯大林的工业化体系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400多座工程在乌克兰拔地而起,欧洲最大的第聂伯河水电站屹立不倒。30年代初,乌克兰生产了整个苏联百分之七十的工业煤矿、钢铁等工业制品,乌克兰一度成为欧洲工业最发达的地区。

  但是,拔地而起的烟囱,生产线上络绎不绝的拖拉机背后,是深埋在德涅斯特河边的累累白骨,这个让苏联为之瞩目的工业生产中心,早已成为一片人间地狱。

  乌克兰的工业投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粮食出口,众所周知,乌克兰是欧洲著名的粮仓。苏联当局为了加快工业化的脚步,对当地的农民采取了限价收购粮食的方式。

  如果有任何反对者,不由分说会被关进古拉格(苏联时代的监狱)同时,当权者在乌克兰制定的计划,丝毫没有考虑当地的民生情况,让一切生产为了重工业服务。

  斯大林自上台之后,一直致力于农业集体化,声称不会再“对农民仁慈”。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抢劫开始了。乌克兰农民手中的谷物和其他食品,却被当局掠夺,作为工业化的资金。

  甚至在1932年,乌克兰地区被要求向上级交纳770万吨的粮食,农民身上但凡可以糊口的物品,全被洗劫一空,私产和土地被要求放弃,加入集体农庄,但凡有谁说一个“不”,马上会被关押起来,就地处决或是发往西伯利亚,那自然也是九死一生。

  惨绝人寰的悲剧,在这片土地上上演,征粮队翻箱倒柜地搜刮农民家中每一个角落,农民们望着饿地只剩皮包骨的妻儿,有的只想熬过几天,偷偷藏了一两袋粮食,被搜出来之后,不由分说,直接枪决。有的人绝对逃亡,但是边境卡的也非常严,被发现,基本上是格杀勿论

  农民们卖掉了一切可以卖掉的东西来换钱买吃的,苏联政府允许用古玩和金币等物品换取一磅黄油,后来,乌克兰人开始掘地三尺,发掘昆虫,小型野兽,当作食物。再后来,从恐怖的人吃人记录到抓小孩,年迈的父母苦苦哀求自己的孩子等他们死去以后再来食用他们......

  这场饥荒最终导致了上百万乌克兰人惨死,但是当时,苏联几乎没人客观报道了这一事实,官方报纸上尽是粉饰太平的言论,声称死去的,被抓的只是消极怠工者罪有应得......

  即使是后来的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也写道“人们在大量地死去”,时任官员有向斯大林反映情况,却被斯大林斥为“编造童话故事”而免职。而当时的外国记者,写下了这样一篇报道。

  这场悲剧,以及可以和二战之中犹太人的遭遇相提并论了,时至今日,乌克兰的领导人还会在这场饥荒的纪念碑前举行祭奠仪式,民众也会为之潸然泪下,然而,乌克兰的悲剧,没有因为饥荒的结束而戛然而止。

  饥荒煎熬还没有结束,“大清洗”的狂潮又降临到了这片土地,无数乌克兰的官员由于被怀疑忠诚度而遭到捕杀,小有所成的农民被打成富农阶级而被处决,冉冉升起的乌克兰语出版业和教育遭到全面禁止。

  在大清洗运动中,无论是什么身份,身处什么阶级,都没法躲过这一场迫害,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即将到来的二战,把乌克兰推向了进一步深渊。

  1939年8月23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与纳粹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签订了臭名昭著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按照条约内容,苏德双方瓜分了波兰,同时加深了对西乌克兰的渗入,将侵略行为描述为对乌克兰的统一。

  苏军进入西乌克兰之后,又是发动秘密警察,对当地的异见人士大肆逮捕,并把接近100万背景审查为不良的人迁往那个西伯利亚。可就在此时,苏联万万没想到,自己正在搬起一块巨石,很快就要砸向自己的脚了。

  1941年,希特勒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发动对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由于苏德瓜分了波兰,两国边境处于接壤的局面。德军的飞机和装甲部队很快越过边境线,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先占据了西乌克兰。

  西乌克兰被占领之后,纳粹利用乌克兰人对苏联的仇恨,将当地大量乌克兰底层地痞流氓编为辅助警察,并且灌输纳粹的思想,甚至还建立了乌克兰人组成的党卫军十四师。

  这帮由地痞流氓组成的辅助警察,终于有了为虎作伥的机会,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迫害民众和同胞上无所不用其极,加上此前在乌克兰底层蔓延已久的排犹风潮,这些人灭绝人性地参与了屠杀犹太人,除了众所周知的奥斯维辛,乌克兰,也是无数犹太人的梦靥。

  但是这些助纣为虐的“辅助警察”,并没有给乌克兰人民带来他们想要的地位。纳粹德国对于乌克兰,从来就没有想过赐予平等的地位,而是将其看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掠夺场和扩充“狗腿子”的地方。乌克兰普通人民处于外国侵略者与本国伪军迫害的水深火热之中。

  更让人唏嘘的是,今天的一部分乌克兰人,竟然将纳粹当成他们的民族英雄,这是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祸患,使得乌克兰成为了当今纳粹主义最泛滥的地方。

  无恶不作,遗臭万年的歹徒,竟然在今天,还被很多人当成救世主。铭记历史,终究需要透过现象去看本质,否则,悲剧会重复上演,我同情普通乌克兰人遭遇的同时,也唾弃那帮为纳粹站台的人。

  20世纪的第一个五十年,乌克兰就是一座人间炼狱,可是下一个五十年,等待乌克兰的,又是一个全人类时至今日无法愈合的伤痕。